是魔鬼吗

荷炙。偏向逆cp,邪恶不混乱~无差多美好,互攻赛高,-)

·盲狙江苏高考作文题

·离题作文


“王子,我来为你舞剑。”

大鹏一日同风起,抟摇直上九万里。

无妄之剑应声而出,紫色余分只并双指,御气而行,身影飘渺似骋游天地,矫练如龙,落落如风,剑过之处鸟兽如常,唯于收剑时赫见数十相合红枫钉在剑尖,微微颤动——正是当初玄同所创山川剑法,如今在紫色余分手中被赋予了新的意义。

一身紫衣的人拔下剑上红叶,塞了过去:

“喏!”

还是一样的粗鲁。

玄同心下觉得好笑。方才观他剑舞潇洒快意,差点就给唬去;待收起那股子剑意,少年依旧是少年,两人的距离一下被拉近,一切时间所带来的隔阂与疑虑也尽扫而空。

不管了。就算是梦也好。

玄同少有这么冲动的时候。认定是梦,他气血翻腾,头脑空空,欣喜有之,失落有之,茫茫然之下顿觉苦涩,甚至控制不住身后蚍蛉的剧烈嗡鸣。

“来!”

“诶?王子……???”

蚍蛉既出,谁当其锋。眼见玄同持剑攻来,紫色余分不得不以无妄相挡,避开攻击,几十个回合之下已显支绌。正堪堪挡下一剑,身下腿影便如幻袭来,紫色余分呆若木鸡:他这是要杀了我!

心里一怒,紫色腾空而跃,化守为攻,剑行上招。

玄同你个没良心的!有你这么招呼兄弟的吗喂!!

见他反攻,玄同兴致越显高张,剑法也越趋狂乱。紫色余分暗骂一声,他本以为玄同是发了疯,却发现即使对面之人招招凌厉,自己竟始终毫发无损。虽然在剑道上已有小成,但紫色余分并不认为这是自己修为的成果。

“喝!”

极招将出。

蚍蛉颤栗得更厉害了。

紫色余分赌上下半辈子被叫“紫色愚蠢”的气魄,虚虚一剑挥出,未注半分真气。

电光火石间,两剑相击——

一片静默。

玄同在最后一刻收了气劲,闷哼一声。蚍蛉长啸,将颤动传至紫色余分心底。

“此子天赋极高,日后必是剑道奇才。”

“……聒噪。”

“但我好像很高兴……很高兴有你陪伴。”

“?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!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是梦吗。”

 

无妄剑轻轻坠地,玄同苍白的脸、滴落的泪模糊得一塌糊涂。

这太糟心了,紫色余分想。我第一次看到王子哭欸,怎么还就看不清了。

他狠狠抹了一把眼泪鼻涕,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:

“王子!”


评论(2)

热度(10)